笔趣阁 > 玄幻365bet预测_365bet娱乐场 888_365bet提款多久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狐狸叫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狐狸叫

  对于阿尔法学院用鱼人部落的事情找茬,郑清等人事先完全没有预料到。

  在宥罪猎队的诸位年轻巫师看来,阿尔法既然一直在声援、支持鱼人部落,那么就不应该做出不利于渔人部落的事情,否则就是自相矛盾。相反,郑清等人代销鱼人部落的东西,反而还需要承担一些可能来自九有学院的压力。

  所以,当郑清听到白袍子们的说辞后,荒谬之余,感觉更像是吞了只苍蝇。

  “你们不是支持鱼人部落的吗?”张季信同样对白袍子们的立场理解不能,气的脸膛发黑,大声质问。

  “但我们不支持你们呐。”阿瑟·内斯笑容可掬的欠了欠身子,油滑的回答道。

  郑清有种将面前这个小白脸一巴掌摁进旁边臭水沟的冲动。

  同阿瑟·内斯相比,与他一齐前来的那位白袍女巫反应就很官方了“内斯同学说的并不准确。准确说,阿尔法学院支持巫师世界任何自由与正义的主张;同时阿尔法学院绝不姑息任何错误与非法的主张。”

  按照这种说辞,阿尔法学院声援鱼人部落在九有学院捣乱,以及毫不客气打击鱼人部落与九有学院之间交易的行为,就都有了法理依据。

  “嘁,正话反话都被你们说了,真有你们的。”张季信咬着牙闷哼一声,同时回头看了辛胖子一眼“果然,你之前说的很有道理。”

  辛胖子撇撇嘴,没有吱声。

  不久前,胖子在店里写争夺话语权的文章时,还被宥罪猎队其他两位猎手反驳了一通,现在他倒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四下里围观的巫师渐渐多了起来。

  听到白袍巫师与红袍巫师们之间的对话后,便有那不服气的蓝袍子当众叫了起来“阿尔法现在已经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

  “哪里不要脸了?我听来听去,白袍子们说的倒都占着理……只不过前提不同,稍稍有点自相矛盾罢了。”

  又有那蓝袍子同伴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应和道“自相矛盾算不上不要脸……自相矛盾……阿尔法的人,岂会怕丢脸?便是让你多削去几层脸,还有的剩!”

  围观者顿时轰然大笑起来。

  一直趴在隔壁小店的窗口向这边张望的木明子老道,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大着嗓门冲斜对面门口坐着的流浪巫师吆喝道“老巫师,你家酒吧也快干不下去了!没看见旁边店里卖点鱼人的东西就要被封店吗?”

  流浪巫师端着小酒壶,笑眯眯着回答道“不打紧,不打紧,老巫师我的店里卖的都是正经货,决计不做什么不合规的勾当。”

  听着周围沸沸扬扬的议论声,阿瑟·内斯拢在袖子里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他再一次回想起去年开学之初,在贝塔镇步行街上的那次遭遇。

  同样是他与面前这几位大一学生,同样因为一件小事,双方起了冲突。周围同样有那么一群不知轻重,胡乱聒噪的声音。

  上一次,因为一时大意,他与同伴们被这些新生偷袭,镇压当场,酿成一个大笑话,直到半年后的今天,还时不时有人提起这件事。

  倘若不是司马易出主意,弗里德曼爵士没有过分追究,恐怕直到现在,他还会顶着一个‘被新生揍过的老生’名头,躲在自己位于阿尔法堡的休息室里自怨自艾。

  这一次,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了。

  阿瑟·内斯缩在袖子里的手悄悄摸了摸挂在手腕上的护符,同时感受着腰间法书传出的隐晦魔法波动,脸上面无表情,精神却全力以赴关注着四周每一道或者恶意或者挑剔的目光。

  在出发之前,他便与纠察队的其他队员们进行了数次战术推衍。

  宥罪猎队在上一年的新生赛中拿到第一名,麾下又有诸多一年级的新锐学生,再加上两个学院最近气氛紧张,面对上门封店的纠察队,对方很可能做出什么过激反应。

  只要对方做出反应,自己的队员就可以在几秒钟之内释放数十道咒语,同时发出高级别的警戒魔法,通知城堡里其他纠察队以及贝塔镇治安局的人员前来增员。

  可以说,阿瑟·内斯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可能性、考虑到了方方面面,自忖绝对不会像上一次一样狼狈。

  想到这里,他心底鼓起几分勇气,向前迈了一大步,逼向近在咫尺的郑清,想要把手中那张红色通知单塞到对方手上。

  便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啊啊!踩人啦!阿尔法学院的人踩人了啊!”狐五汉克抱着自己的尾巴尖,尖叫一声,声音大的仿佛要震塌半条街。

  原来,之前一直躲在宥罪猎队后面的狐五汉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队伍前面,站到了郑清脚边。因为它身形矮小,又顶着一个狐狸脑袋,所以并未引起阿瑟·内斯的警觉,只以为它是一只宠物。

  在阿瑟·内斯向前逼近的时候,它悄咪咪将自己的尾巴尖放在了阿瑟的脚前。这样阿瑟·内斯向前迈步的时候,恰好踩在了它的尾巴上。

  于是狐狸尖叫起来。

  正常狐狸叫起来,不外乎‘吱吱’‘唧唧’‘嘤嘤’等声音,音量不过五度,影响不过五步。但是汉克的叫声却仿佛鹰唳鹤鸣一般,清亮悠长,震人耳膜。

  更恐怖的是,伴随着它的叫声,小店周围数百米内仿佛一瞬间陷入了一层无形的魔法力场,处于这个力场中的所有巫师,都像是掉进琥珀中的虫子一般,被冻结了时间。

  “速度快一点,这道魔法我只能维持五分钟的时间。”汉克喘息着的声音在郑清等宥罪猎队成员耳边响起。

  伴随着它的声音,郑清浑身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刚刚那一刹那,他并没有丝毫感觉,只觉得狐五的叫声有点尖锐罢了。此刻回过神,环顾四周,他这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把时间冻结了?”年轻公费生震惊的看了一眼脚边的狐狸雇员,它那矮小的身材一瞬间都变得高大了许多。

  “不,只是一个天赋幻术罢了。”狐五自矜的摆了摆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