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365bet预测_365bet娱乐场 888_365bet提款多久 > 明末之力挽狂澜 > 第八百七十七章君之羽翼

第八百七十七章君之羽翼

  冰凉的海风吹在身上,虽然已是夏季,但晨风依旧有些凛冽刺骨,赵无忌有些抵受不住,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随后他急忙裹紧了身上的衣衫。

  甩掉了倭国舰队的追击后,又经过两个昼夜的航行,明军舰队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第二个补给点,距离南京不远的舟山港,停泊靠岸。

  但是袁时中,朱成矩率领的扬武,振武两舰,却始终没有归队,怕是已经凶多吉少。

  毕竟他们面对的是一整支倭国舰队,对方舰队中还有武藏丸这样的超级战舰,安全归来的希望,非常渺茫。

  强行压抑住心中的不安和悲痛,赵无忌命令舰队停靠港口,开始补充淡水和食物。

  舟山港是赵无忌事先预定的第二个停靠地点,下一个,也是舰队最后一个停靠地点,则是在青州府的乐安港。

  选择舟山港,是因为这里距离南京不远,南京是赵无忌的发迹之地,这里有着他的众多故旧亲朋,行事也是十分方便。

  下了船,踩在坚实的地面上,赵无忌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远处,几个剽悍健壮的身影向着这边匆忙而来。

  赵无忌定睛看去,却发现是老熟人,魏国公府中的家将徐彪,而赵无忌的老丈人,魏国公徐文爵,却并未出现在这里。

  赵无忌也对此能感到理解,毕竟他如今备受崇祯猜忌,而今又是非常敏感地私下擅自出兵,前去辽东参战,一向谨小慎微的魏国公不肯前来相见,显然自有他的一番考虑。

  “徐将军别来无恙?”赵无忌含笑拱手。

  徐彪亦是急忙抱拳回礼,“末将徐彪,见过钦州伯。”

  “徐将军客气了,徐将军可是有事?”赵无忌开门见山地问道。

  “此次出征,有什么用得着末将的地方,钦州伯尽管吩咐,”望着赵无忌,徐彪低声说道:“此次魏国公派遣末将,率领三千黑甲骑兵,在这一带剿匪,国公规定以三月为期,末将的时间,十分充裕。”

  “舟山这里怎么有匪徒?这里地处要冲,背靠苏杭等江浙大城市,商贾往来极为密集频繁,又能有哪个不开眼的土匪敢在这里闹事?”

  听了徐彪的话,赵无忌不由得有些疑惑,不过电光火石之间,他却突然明白了魏国公的用意。

  徐彪这是在暗示自己,他可以带着这三千国公府最精锐的黑甲骑兵,在三个月内自由活动。

  自由活动,当然也包括跟随赵无忌,前去辽东参战。

  不过赵无忌可不想把自己的老丈人给拖下水,这样的精锐骑兵,魏国公自己手中一共才五千,清兵十分凶悍,若是将这三千人折损在辽东,到时须是不好跟他交代。

  再说李自成,张献忠如今正在四处作乱,难保哪一天,这两人脑子一抽,便想前去富庶繁华的南京城,烧杀劫掠一番。

  倒不如留这三千骑兵在南京,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

  想到这里,赵无忌便已拿定主意,当即微微笑着,对徐彪说道:“国公盛情,本官心领了,不过赵某这里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只需在这补充些淡水,食物即可,无需劳烦徐将军。”

  徐彪若有所思地看了赵无忌一眼,他以为赵无忌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想了想便靠近一步,低声说道:“可需要末将陪同大人一起前去?国公吩咐,让末将一切听从大人调遣行事。”

  赵无忌同样将声音压得很低,“徐将军好意,赵某心领了,兵贵精而不在多,本官手中精兵一万,已经足矣,此行却是无需劳烦徐将军。”

  徐彪怔了怔,这才无奈地摇了摇头,“也罢,前几日郡主有书信传来,言道大人出兵辽东之事,国公除了命末将在此等候之外,前日亦是已经亲自修书一封,送往青州知府史可法处,想必史可法应该会卖国公爷一个面子。”

  “哦?书信?”

  “国公的安排,大人到了乐安港便知,末将却是不方便多说了。”

  “此去辽东,山高水长,路途艰远,大人,保重!”徐彪抱拳郑重说道,赵无忌亦是急忙抱拳回礼。

  片刻之后,看着徐彪带着手下离去的身影,赵无忌不禁轻叹一口气。

  出去打仗自然是兵越多越好,赵无忌之所以不想带徐彪前去辽东,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不想给魏国公,也就是自己的老丈人惹麻烦。

  当今皇上,刚愎自用,还特别多疑,为了三千兵马,不太值得。

  想起自己的那位面冷心热的老丈人,赵无忌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感动和感激之情。

  就在这时,码头不远处,一个穿着花布衣裳的小女孩,约五六岁的样子,蹦蹦跳跳地向着赵无忌这边跑了过来。

  赵无忌阻止了身边那些想要拦住小女孩的亲亲兵,弯下腰,含笑望着跑过来的小女孩。

  “谁是赵无忌?”小女孩睁大了眼睛,抬头望着众人,奶声奶气地问道。

  这小女孩十分可爱,笑的时候,脸颊上露出可爱的酒窝,非常招人喜欢。

  “小姑娘,我就是赵无忌,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赵无忌蹲下去,温和地问道。

  小女孩扑闪着大眼睛,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一会赵无忌,这才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将一封信递给了他。

  “这封信是一个老爷爷托我带给你的。”

  “老爷爷?”赵无忌感到有些奇怪,“小姑娘,是哪位老爷爷?”

  小姑娘天真地转过身去,像是在寻找老爷爷的身影,但无论她怎么找,也找不到刚才的那位老人,不由得有些着急。

  “那位老爷爷,刚才还在这里呢。”小姑娘摸着脑袋,有些懊恼地说道。

  赵无忌笑了笑,摸了摸身上的衣兜,刚好摸到了一包米花糖,于是便将米花糖掏了出来,笑眯眯地递给小女孩,“小姑娘,谢谢你给我送信啊。”

  望着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抱着米花糖远去的身影,赵无忌笑了笑,目光投向手中的信封。

  很普通的白色信封。

  赵无忌将信封拿在手里,感觉分量轻飘飘地,他想了想,便随手将信封撕开。

  撕拉一声响后,两根洁白的羽毛,从信封中掉落出来,飘飘荡荡地落在地上。

  羽毛洁白无瑕,落在地上,一左一右,恰似天使的翅膀。

  望着手中空空如也的信封,和地上的两根白色羽毛,赵无忌怔了一怔,突然便出了神。

  少年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数年之前,那个夏日,在神木县的那座小小的县衙书房里,午后煦暖的阳光中,年方二八的少女明眸善睐,美目中秋波流转,微微地笑着,望着自己,“妾身愿为大人之羽翼,今生今世,永世追随大人之身影,不离不弃,永不分离。”

  “红儿……”

  金黄色的夕阳,照耀着辽东大地,将地面上的一切景物,都染上了一层鲜艳的血红色,正所谓,残阳如血。

  王朴,吴三桂等将领陆陆续续地从洪承畴的帅帐中走了出来,分别赶赴自己所在的营寨中去,刚才的军议,已经定下了全军突围的时间。

  突围时间为今夜丑时,也就是后世的凌晨两点。

  除了留下一万精兵给辽东巡抚丘民仰,命他继续守城之外,其余人马,将全部参与到这场突围行动中来。

  曹变蛟是最后一个离开帅帐的明军将领,走到帐门前,他突然停住了脚步,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去。

  刚才还是一副指挥若定,威严冷静样子的主帅洪承畴,此刻正低着头,脸色憔悴地盯着面前的案几,不知在想些什么。

  精疲力竭的他,浑没有注意到曹变蛟的目光。

  曹变蛟的脸上也闪过一抹同情之色,他站在那里,似是想要转身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一扭头,大踏步走了出去。

  洪承畴木然地盯着面前的案几,他的思绪,此刻却已经飞到了千里之外。

  他昔日所有的荣耀与功绩,他种种赖以骄傲的资本,以及他的信心,在刚才正式宣布突围之事的那一瞬间,便皆都已经飞走不见。

  在明军决定突围的那一刻始,洪承畴便知道,此次出征,自己和自己手下的这支军队,已经败了。

  无论此次突围成功与否。

  出征的目的是为了帮锦州解围,讽刺的是,如今自己却也被清军给包围住了,不得不主动突围而走。

  洪承畴心知肚明,这是皇帝和诸位阁老,几乎是倾尽整个朝廷的全力,才成功地组织了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出征。

  此次出征失败,几乎已经意味着,此后的大明王朝,再也没有实力去对付自己的这位恶邻。

  朝廷再也拿不出比这次更多的粮草,比这次更多,更精锐的军队,以及比自己能力更强的又一位统帅了。

  孙传庭或许勉强够格,但他如今还在大狱中苦苦煎熬。

  当然,若是远在岭南的那一位年轻的大明军神,则另当别论。

  洪承畴已经做好了独自一人承担这次失败后果的打算。

  毕竟他是此次出征的主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