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365bet预测_365bet娱乐场 888_365bet提款多久 > 影视先锋 > 216:连号钞票
  “陈家驹,你搞什么,我不是让你在前方设卡吗,为什么不听命令?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擅离职守,嫌犯带着钱跑掉了!”

  蓝田警署内,一名长得有点像董骠的中年警司,正对着一个大鼻子年轻人发火。

  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撞了豺狼的车,又开枪将豺狼打死的无名警察。

  当然,他其实是有名字的,他叫陈家驹,82年从警校毕业,今年刚刚从巡逻警转入重案组,乃是蓝田重案组中有名的新人刺头。

  “骠叔,当时情况紧急嘛,我听到枪声后害怕伙计们顶不住,当然要前去支援了。再说了,豺狼可是我打死的,他肯定是这伙人的老大,现在豺狼死了,剩下的人还能成什么气候,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陈家驹可不是默默忍受的人,要不是有个暴脾气,他也不会直接去撞豺狼的面包车。

  这一撞可好,肋骨断了好几根,要不是他福大命大,恐怕这条命得丢一半。

  “狡辩!”看到陈家驹还敢顶嘴,骠叔勃然大怒:“你在警校是怎么念的,当差佬的第一要素是服从命令,我的命令是让你在街道设卡,不是去追捕嫌犯,回去你等着写检查吧!”

  “骠叔,我可是受伤了啊,你不是这样对我吧?”

  陈家驹还想卖惨,可惜骠叔已经不想听下去了。

  只是走了几步,他又想到陈家驹是唯一跟劫匪有过接触的人,于是又道:“跑掉的三名劫匪,你有没有记住他们的样子?”

  “记住了一个半!”陈家驹回答道。

  “一个半?”

  骠叔只觉得血压猛增,多年来的养气功夫荡然无存:“怎么还有半个呢?”

  “那人没下货车,我隔着车窗就看到了半张脸。”

  陈家驹也怕挨骂,赶忙又道:“我记住那个带钱箱跑的劫匪了,回头就跟素描组的人说出他的样子,绝对能画个八九不离十。”

  听到这样的话,骠叔总算气顺了些,直言道:“那三个劫匪,带走了船王的两百万美元,这件事上面很重视,绝对不会这样结束的。别说骠叔不给你机会,这件案子你给我盯死了,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向我报告,我也好跟船王有个交代。”

  港岛虽然不是纯粹的资本世界,可资本的力量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船王包刚,可是能跟总督直接对话的人,他的钱哪是这么好抢的。

  只要船王不松口,一二十年这个案子也不会了结,自始至终都会有人追查。

  同一时间,元朗区,月亮湾公寓。

  “真没想到,这次行动会如此惨烈,豺狼都被当场打死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林耀嘴上叼着烟卷,半是惆怅半是调侃的说道:“亏我一直还在防备着他,没想到他这么短命,倒在了成功的前一秒。”

  “耀哥,现在豺哥死了,差佬也在到处找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刀仔如此问道。

  林耀想了想,回答道:“先避避风头吧,看明天的新闻怎么说,有没有张贴我们的通缉令。如果没有,说明我们还是安全的,有的话,只能离开港岛去别的地方了。”

  刚从老家偷渡到港岛,除非必要,林耀并不想再换地方。

  当然,这件事不取决于他,而取决于警方的调查能力。

  只是从眼下来看,警方能盯上他的可能性不大。

  办案是要讲证据的,此时街道上又没有摄像头,甚至连目击者都可能没有,谁能说是他带走了钱。

  说他跟劫匪有关,证据呢,总不能空口白话吧?

  港岛推行的是无罪辩论,只要没有确切的人证与物证,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最着名的例子就是,外号大富豪的强哥,在机场做下的抢劫案。

  犯案后,只因为证人有次指认中,误将其他人当成了强哥指认,结果被推翻了全部定罪,最终无罪释放。

  由此可以,港岛法律的严谨性,他们只讲证据,从不讲猜测。

  “耀哥,钱怎么办?”

  刀仔目光一转,落在了放在茶几上的钱箱上。

  坐在一旁,正在擦红花油的鸡心,闻声后立刻说道:“不是说好了你们每人三十万港币吗?”

  “是啊,可这里有二百万美元,按照85:1的兑换比例,相当于1700万港币,再加上我们救了你,这些钱你吃得下?”

  林耀看向鸡心,目光中带着笑意。

  鸡心不乐意了,沉声道:“怎么吃不下,我跟豺哥说好了,事成后能分1500万,而且豺哥在行动中说,事后在多给我500万分红,加起来就是2000万,这点钱还不够呢!你们是救了我,可那又能怎么样,你们就是负责接应的,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

  林耀冷笑两声,低语道:“这话你怎么不跟叶国欢说?叶国欢没有被抓住,他跑掉了,我想他一定很想你,问问为什么离开时不带上他。叶国欢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吧,2000万,等着吃子弹吧你!”

  沉默

  鸡心认识叶国欢,知道这家伙谁的面子也不给。

  虽然说,放弃他是豺狼的意思,可现在豺狼死了,你说叶国欢会找谁算账,找死人吗?

  肯定找他啊!

  别说2000万,能不能活命还是两说。

  以叶国欢的性格,找上门来肯定会打死他。

  “三三一,这两百万美元我们分成十分,你,我,刀仔,每人拿十分之三,剩下一份上缴给帮派,算是给豺哥的香火钱,你们说怎么样?”

  鸡心不想再争论下去,毕竟形势比人强,林耀的态度这么强硬,刀仔又跟他一伙的,谈崩了吃亏的只能是他。

  还有就是,他也怕叶国欢回来找他算账。

  两百万美元,十分之三就是六十万,换算成港币就是510万。

  有这些钱,他完全可以去台岛,赌城,马来西亚,或者新加坡这些地方,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只要不肆意挥霍,随便做点什么,也不愁下半辈子没有饭吃。

  “鸡心,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没有我们过去,你早就被那个条子抓了。”

  “所以,不要不甘心,觉得是我们欺负你,看看豺狼和江氏兄弟,哪个不比你厉害,只因为没有你运气好,不然活下来的就是他们了。”

  林耀双手放在钱箱上,冷笑道:“你是走运,我们兄弟两个要是不讲究,别说钱了,你有没有命都是两说。”

  跟鸡心这个人,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交心,纯粹是相互利用。

  他还觉得委屈,以为自己拿少了。

  也不想想,这年头黑吃黑的人那么多,六十万美元,亲兄弟都足够翻脸了。

  林耀讲究,才没有把事做绝,不然鸡心怎么能坐在这里讲话。

  咔!!

  钱箱开启,露出了里面绿油油的钞票。

  闻着散发的油墨味,林耀抽出一沓钱,深深的吸了一口:“真香啊!”

  “耀哥,不对劲啊!”

  刀仔拿过一沓钱,放在手上看了看:“怎么这么新?”

  林耀眉头微皱,看了眼钱箱里的钞票,发现确实是太新了,简直跟新钱一样。

  “钱是假的?”

  鸡心坐不住了,赶忙自己拿起来一沓,又揉又捏,脸色诚惶诚恐。

  “钱是真的,这个错不了。”林耀面色铁青,拿起几沓钱翻了翻,一把丢在了地上:“可惜是连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