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365bet预测_365bet娱乐场 888_365bet提款多久 > 老夫少年狂 > 385.寻人不遇
  知道王晓琳没有什么事情,雷鸣心中竟然有种想哈哈大笑的冲动。

  为了尽快见到王晓琳,雷鸣兴奋地到附近超市买了一盒鸡蛋和一箱牛奶,急匆匆地赶往了医院。

  到了医院,他才觉得两眼一抹黑,自己真傻啊,当时为什么没有问问那老太太王晓琳的外婆到底得的什么病呢?

  雷鸣更不知道王晓琳的外婆叫什么名字,也无从打听他们住在什么科的病房。

  无奈之下,雷鸣只好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地查找起来。如果不是他手里提着两个礼品盒,怎么看都像是踩点的小偷。

  尽管都能猜出来他是来看病号的,但他鬼鬼祟祟的行为实在太让人感到疑惑了,才找二楼的第三个房间,雷鸣就被一个护士拦住了。

  “小伙子,你要看望的病号叫什么名字?”那护士和蔼地问道。

  “是个老太太,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是我同学的外婆,我同学叫王晓琳。”雷鸣也只能这些信息。

  中年护士抬抬眉毛,“你只这样的信息,谁也无法帮你。”

  雷鸣自然也理解这个道理,他苦笑着说,“如果我知道其他信息,我也不会挨个病房找了。”

  “整个病房楼也不很大,那你就挨个房间找吧。”护士无能为力地摊摊手,“不过你也不能这么冒冒失失地直接开门,你最好只从门上的玻璃向里看,不要影响病房里的病人休息。”

  雷鸣想了想,不好意思地笑笑。由于热切地想见到王晓琳,他刚才推开病房门的动作确实太大了。

  幸运的是,雷鸣只又找了两间病房,他便看到了病房里的王鹏飞和李倩。

  雷鸣轻轻地推门进去,王鹏飞立刻觉察到了,他惊讶地迎了过来,“你,你是雷鸣吗?”

  王鹏飞上次见雷鸣,虽然是三年前了,但那时候,雷鸣已经十八岁了,现在也才二十一岁,除了更胖壮了一点儿,模样并没多大变化。

  “王叔叔,是我。”雷鸣答应着,顺手将手里的礼品递给了王鹏飞。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李倩也从病床前站起来,但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也许王晓琳外婆的病很严重吧,要他们天天陪护在病房里。雷鸣能理解他们对自己态度的不冷不热。

  当年,他们可是对自己百般照顾啊。

  “很多年不见你们了,很想念你们。”雷鸣的脑子转了转。他可不敢说是想王晓琳了。

  对了,病房里怎么只有王鹏飞和李倩夫妻俩,王晓琳怎么没在这里呢?

  雷鸣想问问,但是他又不敢问。

  “嗯,嗯,你这一走好几年了吧?”王鹏飞可不相信雷鸣是真的想他们了,“当年,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呢?”

  “当时,我刘叔说要回一趟老家,没想到回去就不回来了。”雷鸣想着当时王晓琳还在学校,他也就没想起来来给王鹏飞两口子道别啊。但是,他可不能把实话说出来,只好把责任推到刘春富的身上。

  “你现在干啥工作啊?”在李倩的印象中,雷鸣连高中都没考上,就在小区门口卖水果。这几年不在这里,也应该是做什么工作了吧。

  “阿姨,我在云博职业学校上学呢,明年才能毕业。”雷鸣解释道。

  “又上学了?”李倩点点头,“不错,初中的学历确实太低了。”

  “是啊,初中学历太低,可我现在上的学校,毕业也只是那一个中专毕业证,相当于高中水平。”雷鸣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相对于王晓琳来说,他的学习渣得不值一提。

  “也不错,有个技能,以后找工作好找。”王鹏飞微笑着,像是安慰雷鸣。

  “嗯,嗯。”雷鸣点点头,他想说在刘春富的煤矿里,什么工作他都能随便挑着做的,但觉得说出来会显得自己很幼稚,便忍住了。

  “这次回煤矿来,还有别的事情吗?”李倩盯着雷鸣的眼睛问道。

  “没,没有别的事。”雷鸣觉察到李倩的眼光很凌厉,竟然感到有些惧意,便低下头,不敢直视。

  “那,你只是来找晓琳的?”李倩笑笑,但她的笑容很僵硬。

  “阿姨,我,我,”听到李倩主动提起王晓琳,雷鸣竟然有些结巴了,他确实是专门来找王晓琳的,可他又不敢承认自己来的目的。

  “晓琳已经去米国了,走了快一个月了。”李倩的声音很冷,“可能得好几年才回来,或者直接就留在那里了。”

  “什么?走了快一个月了?”雷鸣有些不相信,王晓琳去云博找他玩也就是一个月的事情,怎么会走了快一个月呢?

  记得当时王晓琳说参加了高考,还不知道成绩呢,现在高考成绩出来也没多久呢,他还想问问王晓琳考得怎么样呢。

  可是,为什么李倩却说她已经留学快一个月了呢?

  “是啊,晓琳走了快一个月了。”王鹏飞确认道。

  不,肯定是这两口子没说实话,他们可能不想让自己见王晓琳,雷鸣喃喃道,“这不可能吧,不可能吧。”

  这时,病床上的老人咳嗽起来。李倩和王鹏飞赶紧走到病床前忙活去了。

  雷鸣茫然地看着他们忙碌着,脑袋像放空了一样,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难道是王晓琳回家后接着就去了米国?

  如果真的是那样,王晓琳应该提前知道了啊,那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难道她是故意隐瞒自己?

  或者现在她不想和自己好了,让她妈妈来欺骗自己?

  不,王晓琳怎么可能会让她妈妈欺骗自己呢,她又不在病房里,她又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来。

  如果不是她妈妈欺骗自己,那么就是王晓琳本人在欺骗自己了。

  但是,她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呢?难道不喜欢自己了?

  如果王晓琳不喜欢自己,她又怎么会去云博找自己玩呢,而且还和自己卿卿我我,偷尝禁果呢。

  如果喜欢,那她要去美国了,怎么也不告诉自己一声呢,就这么偷偷摸摸地走了,这算怎么回事呢?

  雷鸣百思不得其解。

  李倩和王鹏飞好不容易让病床上的老人安静下来。

  “阿姨,晓琳不是在国内考大学了吗?”雷鸣疑惑地问道。

  “晓琳是参加了国内的高考,可是我们早就联系了米国的学校。当初送她去鲁阳读外国语学校,就是奔着出国留学的。”李倩虽然脸色不好,语气也较冷淡,但是他的解释还是比较耐心的。

  这应该是真实情况了,雷鸣重重地叹了口,深色变得安然,再也难掩心中的失落。

  “你什么时候回去呢?”王鹏飞问道,不等雷鸣回答,又接着说,“你看我们这种情况,也没法招待你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