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365bet预测_365bet娱乐场 888_365bet提款多久 > 追凶神探 > 第966章 击毙嫌疑人

第966章 击毙嫌疑人

  念到这里,陶月月把笔记本放下,说:“陈叔叔,看来路大海背后还有一个主谋,他才是真正的疯子,我想一定是个学历很高的人,要不怎么会搞出人生函数这种压根看不懂的玩艺。”

  “这本日记你慢慢看,尽可能地搜集线索。”

  陶月月敬了个礼,把日记单独收起来。

  陈实的手机响了,他把手机搁在车上的架子上,打开免提,一名警察在电话里说:“队长,我们定位到了嫌疑人的手机讯号!”

  “在哪?”

  “国贸附近,正在慢慢移动。”

  “马上带些人赶过去!”

  陈实把电话挂了,自言自语,“他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了,为什么还不逃?月月,看那些照片!”

  陶月月从袋子里翻出照片,挨个看背后的资料,说:“有一个出租车司机,他每天下午会从国贸附近发车。”

  “我明白了,他打算在落网之前再杀一个人,这个人已经病入膏肓,认为杀人是一件正当的工作……那个出租车司机开的是网约车吗?”

  “是,他叫张旭。”

  “我手机上有一个司机群,在里面问一问,能不能联系到张旭!”

  陶月月拿过手机,在上面发语音,群里一帮闲人还在调侃,“老陈,你闺女啊,声音真好听!”

  陶月月不耐烦地吼道:“快点,人命关天!”

  群里越来越多的人跑出来围观,终于有一个人说:“张旭的号码是……”

  陶月月拨通那个号码,放在陈实面前,电话接通之后,陈实说:“你是张旭?”

  “你哪位?”

  “我……”陈实略微顿了下,说:“我也是开网约车的,我叫陈实,找你有些事情,你能不能来一趟建安路?”

  “不行啊,我现在有乘客,回头联系。”

  电话就此挂了,陈实说:“定位这个号码!”

  陶月月照他说的做,等局里的反馈传来,她焦急地告诉陈实:“陈叔叔,太晚了,他们两人的讯号在一起,车上现在坐的就是路大海!”

  陈实心里咯噔一下,说:“来得及,路大海不会在行驶途中下手,我们想办法追上那辆车!”

  他直接在马路上转弯,抄近道赶往定位点,一路上陶月月不断地收到局里传来的情报,终于,张旭的车出现在视野中,那是一辆黑色大众,车后座上坐着一个人。

  陈实加快速度追上去,想把那辆车拦下,这时局里又打来电话,说:“队长,有人在和路大海通话。”

  “放出来!”

  手机中传来一个经过变声器伪装的声音,“……警察已经盯上你了,看见后面那辆车没有,时间不多,赶紧下手。”

  “谢谢你给了我新生!”

  “认识一场,是我的荣幸,你是一名优秀的执行者,再见了朋友!”

  那辆车突然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起来,陶月月叫道:“不好了,后面那个人用绳子勒住了司机的脖子!”

  “他想求死!”

  失控的大众像喝醉了一样左摇右摆,眼看着就要闯过红灯,陈实交代陶月月系好安全带,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轰的一声撞上它,把它怼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电线杆也被撞歪了,一根高压电线挣断,像蛇一样扭动着,最后落在那辆车的顶上,发出刺啦刺啦的火花。

  车内,路大海正用一根绳子死死地勒着司机的脖子,司机的脑袋憋得通红,拼命用手抓着绳子,路大海自己也是满头鲜血。

  陶月月准备推门,陈实喝道:“别下车,地下有电!”

  他撑在座椅上,用双腿把挡风玻璃踹开,掏出手枪空放了一枪,路大海被声音惊动,扭过头,面孔狰狞地说:“别想阻止我,这个男人不是好人!”

  “松手!”陈实吼道。

  “不可能!”路大海更加用力,甚至把膝盖抵到了驾驶座上,司机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向后仰着脖子,那条细绳在他的脖子上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事已至此,只能击毙嫌疑人了!

  陈实双手持枪,手枪的准星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他突然扣下扳机,路大海像脑袋挨了一拳似的,身体向侧面一歪,喷出来的血溅在玻璃上。

  司机瘫在座椅上不动,陈实有点担心,可是那根高压电线就在车顶上,电流通过车身扩散到了地面上,只要下去一踩,跨步电压便会让人瞬间暴毙。

  陶月月说:“只要一步步跳过去就没事了。”

  “别冒这个险,万一碰到金属车身一样会被电死。”

  陈实冲围观群众大喊:“我是警察,打电话给电厂,把这条街的电路先停了!”

  有群众拿起了手机,当看见电线不再冒出火花,陈实从车上拿了一样金属物扔在地上,确认没事之后他才下车,过去查看清楚。

  路大海太阳穴中了一枪,司机昏迷不醒,但还有微弱的呼吸,陈实赶紧联系120。

  警察随后赶到,迅速处理了现场,半小时后伤员被救护车带走,交通和电力也恢复了,两辆撞在一起的车被拖车带走了。

  陈实疲惫地坐在路边的花坛上,陶月月买来两杯奶茶,把其中一杯递给陈实,陈实喝了一口,笑着埋怨:“情绪激动过后喝这么甜的东西,血压都要上来了。”

  “那你喝我的,我这杯是咖啡。”陶月月把自己那杯换到陈实手上,“刚才真是太惊险了,万幸把人救下来了。”

  看着路大海被抬上车的尸体,陈实遗憾地说:“但是嫌疑人死了,线索也断了。”

  陈实看见陶月月还在用他的手机发信息,问:“和谁聊天呢?”

  “张旭的司机朋友,就是刚才提供号码的那个,我向他问一些张旭的情况。”

  “怎么说。”

  “很普通的一名司机啊,家里有老婆孩子,结婚七年了,没有不良嗜好,也就经常偷偷出去找个小姐……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是‘坏人’,如果受害者的标准是‘坏人’,我也算吗?”

  “关键还在这人生函数上面,解开它就解开了谜团。”

  陶月月亮出几张照片,像扑克牌一样打开,“这几个人,包括我,还没有被杀!你觉得有其它像路大海一样的人吗?大boss管他们叫什么来着,对了,执行者!”

  这时,一名警察跑来,说:“队长,手机响了!”

  “谁的?”

  “嫌疑人的!”